怀柔百神。

不定期写点什么东西,发点什么照片,死在各种坑里出不来的咸鱼一条🌸

醒梦

天上下起了小丑鱼
掉进地上几朵云彩
飞机在棉团里狂奔
汽车鸣笛浩浩出海
江河泄成倾盆大雨
高速公路耸入云端
我猜我是在梦里
谁知是我在梦里
还是梦里我在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汪周# 事后一根烟


囤货改着玩玩/

嘿这后半夜风可还真够扎人的。
汪苗裹着师父的皮外套往阳台上一趴,哆嗦着把敞开的衣裳收了收,心里稀罕这人咋这么抗冻呢,津港的风又干又烈,一整个冬天也没见人换几回厚衣服。
昨儿资本一回买的软中自个儿还没舍得抽几根,倒是孝敬了人家小半包,大半夜出来前特地惦记着给揣出来了。
啪地一声火苗在风里来回忽闪,汪苗赶紧用手虚虚挡着,咬着点烟蒂腮帮子猛收嘬了两口把烟点着,反正这会儿陶醉人家也瞅不见,小伙子也就不装了吧唧控制表情了,闭着眼任由烟雾缭绕。不放心猛地睁开眼往后瞅了一眼阳台门关好了没,看见那严丝合缝儿的又松了口气。
周巡皮外套上残留的烟味儿跟汪苗的纠缠在一起,尽管风那叫一个嗖嗖的冷,也挡不住汪苗回味刚才的酣畅淋漓。他出来前周巡趴在床上,估计太累了一点儿反应也没有,肩胛骨露在被子外边,还带着点儿见不得人的印记。
爽,真他妈爽。
汪苗又猛抽了一口往肺里送去盘旋几圈从鼻腔呼出。
真的,比天天抽软中还爽,爽他妈几百倍。
还没回味完,睡裤兜里手机震得跟打雷似的,烟都差点给吓掉了,看见来电显示直接吓傻眼。

“你小子事后烟还没抽完呢?赶紧他娘的回来睡觉。”

正陶醉的人啥也不管了直接把剩下小半截儿烟往地上一扔碾了两脚扒开一条门缝钻进卧室。见自个儿师父白了自己一眼翻个身,立马外套一脱往床上钻,没脸没皮笑得傻不愣登。

“嘿嘿嘿巡儿,你别是没我睡不着吧?”

靠,这他妈死了都值了。

超开心!!终于收到了!我感觉我等了几百年!!超喜欢!!!
我爱丸子大大一万年! @四喜丸子

【林秦】一封信

#一封信
#ooc致歉
#私设
#大概是一口刀

秦明:
      见信如面。
     
      分别太久,希望没有打扰到你。几年过去了,身边人都说我变了很多。谭局说我稳重多了,大宝说我从大男孩变成了大男人,小黑说我好像真的无所畏惧了。哦对了,还有几个新来的小鬼,特别崇拜我,就像当年我崇拜老队长那样。

      不过有时我还是挺脆弱的,午夜惊醒,一般都是在梦中的你说过“林涛,这样的争吵毫无意义,分手吧。”之后。

      这么多年我想了无数次,如果我好好说话,不神经病一样非跟你较真儿,不那么幼稚,是不是一切都会不同。但是我现在毫无补救的办法。你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三年了,三年整了。

      可能这是对我的不成熟最好的惩罚,别人的情人节甜甜蜜蜜,我却是痛彻心扉。那次出警,我明知道有多危险,还对你冷嘲热讽逼你一起去。也许真的是天意弄人,龙番市二十多年没出现过枪械案件,最近的一次也只是一把老猎枪。偏偏这一次,偏偏就这一次…

      从此我每次听到响声都好像能听见你当晚那一声急促的“林涛!”  任务结束后,嫌疑人全部归案,你被授予一等功,我二等功。那两个奖章自从表彰大会结束以后我就再也没碰过。那是你的命。

      之后的每个14号晚上,我不是抽一夜烟就是喝到烂醉。因为我一闭眼就是你疯狂跑过来想把我推开却整好被一枪穿心倒在我怀里的样子,你胸口涌出的鲜血我怎么都堵不住。后来我这个毛病局长知道了,特批我除非有紧急情况以外15号可以休息,但是我几乎没用过这个小特权,我不能闲下来。别说三年,三十年我也放不下。

      这么想想,你也是个真倔。当时你的生命可能随时结束,我求你坚持一下活下来,我们好好在一起,你连个安慰都不愿给我。可能是你太了解我了,确实,你只要说一个好字,无论你生死我这辈子都只认你一人。但你最后一句话说的却是“林涛,以后出警…小心”
你的心和嘴一样狠,就非要这样折磨我。

      其实我身上大概流着你的血,那颗子弹穿透你的心脏以后划破了我的上臂,可能那么一瞬间我们就血液交融了。我总这么安慰自己,你还有一部分和我在一起。如果你还活着,肯定会嘲笑我不懂新陈代谢什么的。
我就是不愿意懂,你钻出来打我啊。

      好了宝宝,你总不让我这么叫你,既然你都天高皇帝远了,我也就肆无忌惮了。这样的信我写过很多,最后都被我撕了。这次我决定烧给你,我要让你知道我有多想你。

      我如果在信封上写上“吾妻秦明亲启”,你是不是会被黑白无常或者你身边的烈士英魂笑话?你要是气不过就回来吓唬吓唬我,带着解剖刀都行。

      如果你真的能看见就好了。

      老秦,当初是我对不起你,但你有一点还是失算了。就算你不答应跟我和好,我还是会守你一辈子。

      情人节快乐,我爱你。

此致,
          敬礼!

                                                      林涛
                                                 2017.2.14

——————————————————

假装自己是昨天写的。

可配合《可惜没如果》食用
   

不吹,这图我能舔一辈子!

【林秦】

    ooc部分私设#
    黑化涛#
    你越敲木鱼,我越想犯戒#
    一篇渣到爆的自戏#

           我想要你,如同毒瘾。

   地下,总是藏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一口醇香的毒酒,一个梦寐以求的人,一个不为人知的自己。
 
   白色T恤,黑色风衣,悠闲地走到走廊尽头,扣下门把。地下室只有一盏昏黄的小灯,是暖调,却浸满冷意。走到墙角蹲下与那西装革履的人平视,笑得与往常无异。

   “老秦,你饿不饿?都两天了。”
   “林涛,贪婪的欲望会折腾得你精疲力尽。”

   他的手被手铐反扣在身后,脚铐禁锢着脚腕,嘴唇泛白,头发也不再是一丝不苟,甚至眼神都有那么些涣散。突然明白了曾审过的虐待狂是什么心态,无非是想看一个人在自己面前崩溃,瓦解,求饶。

   更何况,是秦明这样的人。
   可他没有。

   “是啊,你说得对。”
   蹲下来凑到他的耳边,压低了声音略带沙哑。
   “可你越是敲木鱼,我就越是想犯戒。”

   不等他开口便捏住他的下巴将自己的唇送上去,触感并不好,干涩,僵硬。在他的下颌骨处发力,让他被迫张开双唇,用自己的唾液滋润他整个口腔。
   爱至深已成病态,脑海中无数次的唇齿相依都不该是这般,可他整个人都在吸引着自己,他由内而外的禁欲气息都在刺激着自己。

   十年将至,听得懂所有的暗示却不为所动。秦明,你越不让我得到,我越是想得到。

   无法抑制情感与生理的爆发,扯下他的领带,白衬衫被自己撕扯得凌乱不堪。他甚至在颤抖,握住他的后颈,拇指抚上他暴起的青筋。在他脖颈,锁骨,胸前留下斑驳印记,头顶传来他从牙缝里挤出的一声
   “滚。”

   周身一顿,停下动作勾起一边唇角,抬头望他。紧锁的眉头和颤抖的双唇都昭告着他的愤怒。点点头哼出一声轻笑,帮他扣好衣扣抚平西装上的褶皱,温柔至极地把他揽入怀中,在他耳边吐着热气。

   “好啊秦科长,咱们来日方长。”

2017.2.10

贺翊
  

   

星潮大大真的超可爱,巨可爱,无敌可爱!天哪我觉得他好温柔,我好喜欢他!